高中音乐欣赏课探究性学习存在的问题与对策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3-12 03:13
  • 人已阅读

  7 A.M. 下载论文网   火车驶离纽伦堡,晃晃悠悠地前往我的下一个目的地――雷根斯堡。   我膝头上摊着一本所谓的“旅游攻略”――是我在临上火车的时候从一名穿着蓝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手里接过的。封面已经被揉出了两道深深的褶子,薄薄的内页里胡乱排版着几张旅游风景照,每一页的右下角配着几行小字。随便翻了翻,教堂、城墙、拱门、雕像、喷泉依次出现……我没心思看书,侧过身看窗外“流逝”的风景。沿途的田野不断地改变着自己的面貌,透过车上的有色玻璃看过去,被折射出奇怪的暗紫色。阳光很灿烂,从清晨出发起就一直散发着活力。天空看不到一丝云,风很大,足以把路边的草都吹干伸直。   列车缓缓停下,我背起包,下了车,把书留在了座位上。   9 A.M.   小镇不大,很容易就找到了市中心――标志性建筑圣彼得大教堂实在是太过于显眼,两座塔尖直入云霄,阳光从窗户上的马赛克划过,分散出五彩斑斓,璀璨无比。它矗立多瑙河边,哥特式风格,长得像是小一号的科隆大教堂。由于幸运地躲过了二战的轰炸,所以四周的建筑都保存的非常完整,树木荫掩、石墙环绕、紫藤悬垂,显得干净整洁。   绕到教堂后面,穿过那座矗立了2000年的古罗马城门,就来到了横跨多瑙河的石桥上。据说布拉格的查理大桥便是这座石桥的模仿之作。不过四周轰鸣的吊车、高低不一的手扶架和忙碌的工人让人连取景拍照的地方都找不到。青石砖已有大半被换成了整齐的广场砖,河两岸的房屋红砖彩壁,但在工程车的对比下也显得有些斑驳陈旧。   顺着“攻略”按图索骥,半小时内就将小镇里的“著名景点”全部游览完,我不禁有些失落。站在石桥上踌躇着下一步该去哪里,忽然在视线的尽头看到远处并列着几座意大利风格的塔楼。淡绿色的塔顶特立独行地高耸入天,和挂在窗台外的火红色天竺葵显得相得益彰。我记得它似乎也出现在“攻略”里的某一页中。   总有一些偶然的瞬间,让某些地方就像磁铁一样,只需要匆匆地一瞥,就会被吸引过去。这种吸引的方式从来未被察觉到,甚至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有时是一条洒满阳光的林荫道,有时是随风飘散在空气中的花絮,有时是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香味。   有时仅仅只是一种绿色与红色的搭配。   11 A.M.   顺着视线走到近处,我仰头看着这座让我不知不觉停下来的地方,在记忆里搜索着这究竟是“攻略”上的哪座知名景点。然而一推开门我就知道我肯定记错地方了,这不过是一座普通的教堂,空无一人,连做弥撒用的长凳都浮了一层灰,教堂最中央的耶稣正无奈地悬挂在十字架上,四个小天使似笑非笑地环绕着他。   我正要转身离去,忽然发现右边隐隐约约有扇小门。眼瞅四下无人,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,轻轻推开门――“吱呀”一声,灰尘扑面而来,木头潮湿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,一条蜿蜒的木楼梯盘旋而上。   大脑还在犹豫,腿脚就已经不听使唤地爬了上去,伴着“咿咿呀呀”的楼梯响声,我上到了第六层,一座大钟横在眼前,四周倾斜的墙壁由大扇窗户组成,似乎没了去路。我悻悻转身,正准备离去,抬头间,一阶小台阶若隐若现,悄无声息地诱惑着我。   我小心翼翼围着钟绕了一圈,一缕阳光艰难地透过日久变形的毛玻璃窗射进昏暗的钟楼,终于让我发现了一层一脚宽的小台阶,台阶的尽头是约40公分的空隙,钻过空隙,一层小阁楼豁然出现在眼前,面前是一扇上锁的门,钥匙居然还挂在锁上。悄悄旋开门锁,推开门,突如其来的阳光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,亮晶晶的灰尘在阳光下旋转。   走出塔楼,一米高的石墙外,雷根斯堡全城的景色冲击着我整个视线。远处,圣彼得大教堂上的时钟刚刚走向十二点,刹那间全城钟声大作,金色的小铜人雕像在教堂顶上旋转,群鸽飞起,在天空中划出一道分界线,过往的行人有的停下脚步,抬头向天空仰望……而这一切,就发生在我推门迈出的三秒钟之内,我已被眼前的景色震撼得目瞪口呆。   这才是巴伐利亚首府应有的气魄。   1 P.M.   她是个高挑的姑娘,皮肤白皙,金黄色的头发蓬松地散落在她的肩头,面前摊开着一本书。她鼻子有点翘,下巴微微突出,眼睛亮亮的,透出一股聪明人的气质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位看起来高傲带点孤僻的姑娘,却正在和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男人聊天。这个男人,看起来像公路维修工人,也像德国餐馆负责做烤肠的店员。他也许中学没念完就出来混事了,看起来有些狡黠。他穿着一条脏兮兮的迷彩裤,POLO衫的领子一个立起来一个倒下去,褐色的短发稀稀落落地贴在头皮上。脸上由于过于干燥起了皮,微风轻轻一吹,扬起了几粒皮屑。   我从教堂中走出来,坐在街边的咖啡馆,一边解决着午饭一边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坐在我对面的这两个人。原先只是姑娘一个人在看书,随后这名男子走过来,坐在她身边。头五分钟,姑娘面对男子的搭话,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,不时地垂下眼看着她的书。随后,姑娘渐渐抬起头,并合上了自己的书。而此刻他们正在愉快地聊天,时不时爆发出一阵笑声。我虽听不懂德语,却也能感受到姑娘心中的快乐。   我胡乱猜测着:也许是由于她小时候受到的教育令她矜持,也许还伴随着些许怜悯让她又无法拒绝这个陌生人的搭讪。可是她没想到自己竟会跟他有那么多共同语言,甚至惊讶于他丰富的人生阅历。   随后,他们陷入了沉默之中。男子四处张望着,手指轻轻敲击着圆桌。女孩则摆弄着盘子里的饼干屑。一只肥鸽子蹦蹦跳跳挪到她面前,扑腾了两下翅膀。她把饼干屑扫到地上,瞬间又吸引过来不远处的四五只鸽子。一时间,鸽子争相夺食,有的甚至跳到了椅背上,围绕着金发女孩。配上周围的小商铺和小酒馆,这种市井小店的气息,倒是颇有点勃鲁盖尔的画的感觉,空间感十足,也难怪惹得路过的几个背着大包的游客驻足拍照。   阳光是那么好,我渐渐有些犯困了。   3 P.M.   一觉醒来,面前的咖啡已经凉透,奶油附着在咖啡杯壁上,失去了原有的拉花形状。我故事里的男女主角也早已离去,留下未吃完的半块饼干和一本蓝色的小册子。小册子的封面是如此眼熟,我忍不住好奇,装作不经意地翻了翻――竟同我几个小时前在火车上拿到的那本“旅游攻略”一模一样。这本册子是女孩留下的?还是那个男子?为什么又将它留在了这里?是因为有一个人已经觉得找到自己的归宿,不再需要它了吗?   “旅游攻略”真是一个尴尬的存在,它的存在是为了防止人们迷路,给人们一个建议的目的地,然而又有多少人是因为迷了路才出去旅行的?   记不清从哪儿看到这样一句话,人生就像是打喷嚏,虽然你已有预感,但总让人措手不及。   5 P.M.   此刻,我正捧着一个香肠汉堡。   雷根斯堡的香肠据说是巴伐利亚最享盛名的。在靠近石桥的台阶上有一家“可追溯至罗马帝国时期”的烤肠店,很多人在排队。偶遇了一名在慕尼黑上学的福建人,他告诉我外国人只要用德语大喊一句“香肠与啤酒”就可以获得一个免费的汉堡。我迅速记下了发音,并在排队的过程中一直默念。可是也许是因为德语实在太过于浮夸,我冲着店员大喊了三遍这句《来自星星的你》的德语版台词,他都一脸茫然。最后,还是花了3欧元换来了这个“Three-in-a-row”。   香肠只有拇指般大小,煎烤以后3个排成一排,加上好闻的墨角兰香料,被涂上黄芥末酱,再配点酸菜,夹在两层面包之间,这样一份地道的“土特产”就做出来了。   吃吃停停,路过飘扬着德国和巴伐利亚旗帜的塔楼,红黄黑和蓝白相间显得相得益彰;路过13世纪的中世纪钟楼,斑驳墙体隐隐约约印着水渍;路过古老的旧市政厅,紫色的鸢尾花点缀着后哥特式的凸肚窗……太阳渐西,天边的晚霞染红了哥特教堂两座尖顶上的浮雕。黑暗已经开始越聚越浓了,我周围的树木却遮挡住了落日的余晖。   我想再去那个最高点看看这座城市落日下沧桑的华贵。   可是,我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座教堂了。